炎黄寻根网

君从何处来 麻城来寻根

2017-06-13 09:30  浏览 1176 次

 清明时节,不少人会返乡祭祖。但一声 “君从何处来” 却触动了川渝两地数万人的内心。

    历史上,“湖广填四川”,明清的两次移民运动,让“麻城孝感乡”成为湖广移民聊以慰藉的文化符号。

▌试问故乡在何处,湖广麻城孝感乡

    巴渝大地上,重庆人的记忆里大都有“麻城孝感乡”。这是许多“湖广填四川”迁徙而来的家族口口相传的祖籍地,也是许多人心头一缕模糊而久远的乡愁。孝感乡究竟在哪里,为什么会重庆人中十有七八祖籍麻城?

▌麻城孝感乡,移民“中转站”

      近年来,到湖北省黄冈麻城市寻宗问祖的人络绎不绝,来者都称祖籍是“麻城孝感乡”。但在研究者看来,很多人疏忽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一个小小的孝感乡,怎么可能前前后后移民到四川200多万人?

    经过专家考证得出这样的结论:麻城孝感乡并不是所有寻祖人的真正故土。最早到麻城的移民是为逃避高赋税的江西人,他们此后又向无赋税或赋税更低的四川移民,故有“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一说,麻城正好就是一个移民中转站。同时,麻城还是周边七县移民的登记出发地,由政府发给路条和盘缠。路条上的“麻城孝感乡”也就留在了万千移民及其后代的记忆中。

    由此,“麻城孝感乡”作为文化符号代代相传,成为每个家族的记忆保存下来,一直流传至今。

▌移民史上少有的“抱团共生”

    明洪武二年(1369年),程家、李家和殷家上下大大小小三十三口人,围绕在程家院子里。他们正准备携家带口,向遥远的蜀地迁徙—即“抱团”由楚入川。

据程氏家谱记述,他们最初落脚重庆开县,住了一年后,迁到了万州的龙驹坝。两年后,又移居云阳辖境的维都坪,最后在此地安家发展。据《云阳县志》记载,“三姓六人约为昆弟,七世同居,不通婚媾,传十七代,食指数千尤亲睦无少警。”三姓同居共爨一家达七世,按25年为一世,则有175年之久。 “三姓一共30多人抱团而行,在当时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移民方式。这种方式一来沿途可以相互照应,确保移民安全;二来到了移居地,可以壮大势力,便于相互援助,保护自己。此外,采访团队还在巫山挖掘了“湖广填四川”迁徙而来的沈、陶、杨三家人结为异姓兄弟的故事。他们先到达巴县(今重庆巴南区),又辗转至巫山县沈家河(今平河乡)。分别时,三家人还将路上共用的一口铁锅砸成三份,作为今后三家人后代相认的信物。如今,仅陶家就已繁衍24代,达2000多人。

▌帝主庙供奉的帝主是重庆人

    湖北黄冈麻城郊外的五脑山上,树木苍郁,一座始建于宋代、气势恢宏的帝主庙掩映其中,这里供奉着一位名为张七相公的帝主。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帝主居然是重庆璧山人。

    张七相公,又称土主、福主、紫微侯。十七岁时,他游历到麻城,发现民间有许多败坏风俗的祠堂,就逐一毁掉,因此被捕下狱。三年后,麻城突发大火。帝主告诉狱吏自己能救火,被释放后,他用一根红色的棍子一指大火,火立刻灭了。帝主骑马来到五脑山,就地飞升成仙。

    乾隆六十年《麻城县志》卷25《列传十一·仙释》云:“土主神产蜀璧山县。”明确指出帝主是璧山县人。

    在“湖广填四川”移民迁徙的沿途也时常能见到帝主庙或帝主宫。据《云阳志·祠庙》记载,云阳全县有帝主宫15个,而在万州、奉节、巫山、巫溪等地,也曾经建有帝主宫,只是后来被毁或被淹。

    “帝主虽然是兴于麻城的神祗,却承载着老百姓对平安、幸福共同的希望。麻城移民离开家乡,更渴望来自本乡本土的心灵寄托,移民的聚集地也就自然而然建起了帝主庙和帝主宫。

▌卧牛石

        湖北省黄冈市麻城中馆驿镇晏店村,卧牛石山上,怪石嶙峋,杂草荆棘丛生,形如牛头的巨石卧于山巅,故当地人称之为“卧牛石”。

    每逢清明、重阳,总有人从四川、重庆不远千里而来,跪拜在“卧牛石”下。

一块石头,纵然形貌奇特,又何须人们如此厚待?“我们拜的不是石头,是祖先!”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光黄古道上,中馆驿和歧亭都是必经之地,而几百上千年前,杜牧和苏东坡也正是沿着这条古道,经中馆驿和歧亭,到达黄州。

    杜牧来时,因被贬为黄州刺史,本已满心惆怅,到歧亭时,适逢清明佳节,于是有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寻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千古名句。

    今天,在卧牛石旁,有一个小村子,名为西杨镇。西杨镇,为古西阳国所在地,后成为麻城杨氏集聚之地。

    据杨氏民国35年族谱记载,明朝三大才子之首杨慎的先辈就是由此入川,其过湖北为二修《麻城西阳镇杨氏族谱》作序时,留下《石牛诗》。

不仅是杨慎,在今天川渝许多人的家谱记载或是记忆中,“卧牛石”、“中馆驿”、“歧亭”都是出现频率极高的地方。据《麻城县志》记载,仅在歧亭一地,当时便有1万多人经光黄古道出麻城入川渝。

    麻城有首民谣传到了四川

贼来如梳

兵来如篦

官来如剃

    大意是人都到了四川,孝感乡人走地荒。“官来如剃”,即是把人们都赶到四川去,美其名曰“奉旨”,其结果古乡“百遗二三”、“烛火孤点”。 “背景离乡,谁都不愿意,“入川高峰时,按男丁算,二抽一,三抽二,五抽三。也就是说家里如果有五个儿子,必须要去三个。

▌蜀道难

    离家的路,已是愁绪满怀,出麻城的路,更是艰险。 “从举水今天流经麻城的情形看,文中所提到的‘方山戍’,应该是古时的歧亭镇。“易涨易落山溪水”,垂山水每逢雨水季节,溪河里就激流滚滚;遇上洪水季节,马上就会出现“一涧冲激”的惊险景象。对于往来行走于“光黄古道”的古人而言,望着“沸天”的河水,就只有“哭天”的份了。

    哭天河’虽然危险,但相比于他们接下来要走的路,其实已经很温和。”安陆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黄清明说。他把我们带到了安陆市府河畔。这里,有一段用巨大的红色条石垒砌的河堤。“这是原来德安府老城墙的条石,也是老城墙的原址。”

    “四川盆地四面隔绝,自古对外交通艰辛万分,故有‘蜀道难’之称。”西南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蓝勇称,明末清初,整个长江中上游经历过战乱,人烟稀少,杂草丛生,虎患酷烈,更使移民入川之路充满艰辛,不知多少老弱病残客死异乡,“能够来到川渝的,都是那些体格健壮而有坚强毅力的先民。”

▌孝感乡文化园

    麻城孝感乡文化园是以“胡广填四川”移民文化为主题的大型文化园。

    象征着移民史诗的百鸟归巢广场、移民迁徙大型壁雕、祭祖大殿、谱堂、麻城移民博物馆、远瞻亭、思乡台等几十个古建筑,组成了一副宏伟的移民画卷。


在姓氏谱堂,麻城历史上世代居的三百多个姓氏族谱均有展陈。


客服
      在线客服:
  • 点击QQ交谈
    点击QQ交谈
    点击QQ交谈
    1. 客服热线:
  • 0713-2523333
分享
      分享至:
      下载掌上寻根APP
    1. 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