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由西向东南迁移的国都,又突转向北,缘何如此?

以北魏孝文帝迁都和明朝永乐迁都为例。

公元493年北魏孝文帝不顾大臣反对,执意要将首都从平城迁都洛阳。

出现了什么变化导致迁都这样一件劳民伤财的事情提上日程?

t015c9ca1d5488e5de1.jpg

正如钱穆所说“塞北荒寒,不配做新政治的中心。”比较北魏太祖天兴元年和北魏孝文帝时期的平城,从人口上来看,“移民实京”政策,导致平城人口增加。人们以畜牧和耕种为生。人口增加导致畜牧的牲畜量增加,导致土地的开垦面积增加。土地只能从原有的林地、湿地中来。人类、牛羊、农作物,都在土地上生活,并对土地造成消耗。而土地也需要时间来恢复原来的生产力。当人口不断增加,土地的承载力超过上限,森林面积减少,调节作用减弱。最终导致了平城地区的生态环境恶化和地区环境承载力下降。

与此同时,地震、水旱、沙尘暴、虫害、牛疫等灾害多发,频次占北魏全境总量的一半以上。生存环境恶化,带来饥荒与流民。为稳固政权,统治者必须安抚流民,开仓放粮,减免赋税。于是导致财政大幅支出。在灾年,孝文帝甚至放宽户籍管理,允许灾民自由出入去寻找食物和生存地,而原来平城地区的土地慢慢开始荒废,年收成渐渐减少。王朝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之中。

t01909640c29a65bf0b.jpg

链条式的反应给少数民族王朝带来打击,成为一头灰犀牛阻碍王朝的向前发展,也在无形中慢慢消耗王朝的积蓄。

孝文帝将目光转向了洛阳。从宜居性来看,这里年平均气温14.5度,严寒已不再是问题,反倒是酷热。不过,问题不大。从地理位置来看,洛阳处于疆域的中心。首先,作为四通八达的中间地带,方便四面的州府运粮纳税,可以保证中央财政的来源。其次,“北依邙山,可通幽燕;南对伊阙,可达江汉;西控函谷关,东抵虎牢关”战略位置极佳,处于四方中心,便于指挥作战,信息交流沟通。不仅如此,洛阳人口少,总数不超过5万,耕地面积大,“亩产往往高于5石,良田甚至10石”可以有效保证地区内的粮食稳定供应。孝文帝与李韶讨论迁都问题时,李韶说:“洛阳九鼎旧所,七百攸基,地则土中,实均朝贡,惟王建国,莫尚于此。”这里有着七百年文化根基,是中原文化氛围浓厚,作为一个有野心的少数民族政权,在民族大融合的背景下,深厚的汉文化也成为孝文帝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t01e4fee2af15227632.jpg

从宜居性、地理位置、财政收入、汉文化滋养程度上来看,洛阳都是一个比平城更好的选择。

公元1368年,明王朝初建,定都南京。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比较南京和北京,经济上,江南经济中心转移完成后,南京成为物产丰饶、民生富庶之地。与之相比,北京在经济上毫无优势,每年需要大量粮食转运,转运成本极其高昂。文化上,南京是江南士大夫文化的集中地,而北京北边蛮荒之地,尚未开发。那么,北京的优势在何处呢?

t01715b31970174cb25.jpg

联系当时的背景,明成祖朱棣作为一位戎马半生、骁勇善战的皇帝,就他个人来说,他一定谨记当年幽云十六州被石敬瑭割让,中原就此缺少屏障,任少数民族铁蹄来去的悲伤往事。于是他有一个既定国策:“控四夷以制天下”。北京相比南京就有了显著的军事上的优越性。曾有人这样评价北京:“燕地负山带海,形势雄伟,临中夏而控北荒,诚所谓扼天下之吭而扮其者”朱元璋晚年也曾说,“朕子,燕王在北平,北平中国之门户。”“北京作为面向北方军防的一个哨点,周围有长城护卫,皇帝在此坐镇,可以直接操控整个对北方的防御或者作战。第二,朱棣在做藩王时,称为燕王,在北方有深厚的根基,也是在北京起家。定都北京可以充分发挥作用,而定都南京,则相当于势力被架空,或者需要重新培养一批信任的人。 第三,明朝以来,华北地区一直是民族大融合的典型地区,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汉族通过战争、商业贸易等方式不断进行冲突与交流,北京作为民族大融合的前沿阵地,十分适合一个有对外开拓野心的君王作为其首都。

t01e05194890a55f514.jpg

后来的事实证明,成祖的选择十分有远见。北京作为巩固西北边防的军事重镇,在土木堡之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年土木堡之变,明朝皇帝英宗率领20万精锐出兵北伐,于土木堡大败。皇帝被俘虏,这样的情况与宋朝靖康耻何其相似?同样的情形,靖康之难直接导致北宋政权灭亡,之后南宋偏居一隅,与金庭南北对峙。但是,明朝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在于谦的带领下调两京、河南、山东、南京军队增援,调江北和北京各府的运粮军增援。在于谦的运筹帷幄下,明朝避免了与北宋相同的命运。在这中间,北京作为他运筹帷幄之地,作为他直接控制四方军队调遣的重地,起到了不可估量的重大作用。可以说,是永乐迁都的先见之明,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明王朝退居南方的命运。

t0179004549bc130f79.jpg

在中国历代王朝中,国都大体上经历了从西到东南又突转向北的过程。其原因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过大致来说,从西向东南与经济中心的南移密不可分。此时,封建王朝的疆域范围,决定了长安洛阳等城市是疆域的中心。从东南突转向北,首先是因为生产力的发展,允许封建统治着们将首都的经济和文化功能分割出去,以明朝为例,首都就只是军事重心,南京则分担了经济与文化重心的任务。这与北方游牧民族的不断侵扰以及相对应的中原政权的战略防御和进攻有相当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