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地名是对“湖广填四川”的历史显示,包含丰富的移民文化内涵

重庆是典型的移民城市,历史上共经历过八次大规模的移民行动,对重庆文化发展有重大影响的内迁移民主要有三次。葛剑雄先生指出,新的地名出现是移民运动完成的标志。移民地名在重庆各地的空间分布,不但展示了它们所具有的指示性地标符号意义,更包含了无限丰富的移民历史信息和移民文化内涵。

明末清初,由于历经战乱,重庆人口流失严重,劳动力奇缺,土地大量荒芜,清政府据此实行移民垦荒。湖北、湖南、广东、广西等十余个省的大量移民从川江水路进入川东,而重庆又是这些移民进入川东后定居、繁衍、创业的重要地域,也是再向全川扩散或“二次移民”的中转站。外来移民在重庆盖住房、建店铺、营造会馆,在移民浪潮中产生大量新的地名。

58ee3d6d55fbb2fbaac745e4f5dd4ba14423dcf1.jpeg

黄权生先生以原四川省编修的川东(今重庆)的区县地名为基础进行统计研究,重庆直辖市区域(城口未统计)共有移民地名504个。其中一级移民地名共有293个,二级移民地名212个。

在迁徙过程中,常常出现同宗同乡相伴迁徙的现象。而这些大族的姓氏或者第一迁入者的姓氏则往往成为迁入地最后的名称。比如:垫江县的谢家坪的得名即是因为“湖广进四川,姓谢的在此为业”而得名。北碚区的马家沟则是因为“清初,马家迁此沟内定居,故名”。北碚区东阳乡袁家湾也有记载“袁家迁来此湾定居,故名”。

1568680367357237.jpeg

移民之后的社会经济变化,产生了又一批新地名。比如:江津区的熟田沟“早年耕耘过,明末清初因兵患,荒芜,后为湖广入川者发现,故名。”綦江罗家沟祠堂,“明末清初,湖广移民,陈姓据此而定居,后成集市”。移民到重庆之后,兴建了大量的同乡会馆,部分地名也因会馆的设立发生了改变。比如:渝中区桂花园有记载“清末,此外有江西会馆,馆围有桂花树,因此得名”。清光绪时,重庆城已发展到八个会馆和一个公所,包括湖广会馆、江西会馆、福建会馆、陕西会馆、浙江会馆、江南会馆、广东会馆、山西会馆,云贵公所,会馆以移民原有省籍命名。移民逐渐完成了一个由客籍向土著的转化过程。

11385343fbf2b21100f61a1c76170e3d0dd78e21.jpeg

移民后经济文化的发展与整合,促进了重庆城市商业的兴旺发展,从而初步构建出一个具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交通等多种功能的区域中心城市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