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林庄到底在哪里

绝大多数曾家湾人都称自己的祖先是来自山东枣林庄,但在清代的《孙氏家谱》中,却没有关于枣林庄哪怕是只言片语的记载,只说自己的祖先“来自西南”、“祖籍盐邑”、“海阳子孙”。枣林庄一说,只是口口相传。

      绝大多数曾家湾人都称自己的祖先是来自山东枣林庄,但在清代的《孙氏家谱》中,却没有关于枣林庄哪怕是只言片语的记载,只说自己的祖先“来自西南”、“祖籍盐邑”、“海阳子孙”。枣林庄一说,只是口口相传。

      经查滦南、原唐海两县的地名志发现,滦南有21个村庄、唐海有22个村庄,都自称迁自枣林庄。丰南稻地、丰润一些乡镇等地也说来自枣林庄。虽未查全其他县区的地名志,肯定也会有迁自枣林庄的村落。这就让人产生疑问:几十个村庄,几十个姓氏,同时来自同一个枣林庄,似乎不太可能。

      多年来有一句民谣在民间祖辈流传:“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来自晋西南广大地区,为什么只记得洪洞大槐树呢?这是因为,明初迁徙的移民,大多是穷苦百姓,迁徙之初,就没有文字记载。随着岁月流逝,几百年后,那些“移民”后裔,对于祖先在山西老家的具体地点,早已模糊不清,而对于祖辈相传作为移民集合点的洪洞大槐树,却记忆犹新。久而久之,“山西洪洞大槐树”就成了移民祖先的故乡。由此推断,“枣林庄”也只是一个重要的移民点,我们的祖先,是先到这里报到,之后再向北迁居。枣林庄到底是今天的什么地方?目前有三种说法:

1、山西枣林庄。据唐海、滦南地名志记载,只有滦南马城镇贺庄一个村是来自山西善后陆州洪洞县邑宁社八甲大槐树下。而有几十个村明确记载来自“山西陆州枣林庄”。其他移民村庄也只有“来自山西山后陆州”,而没有具体县村的记载。如果按此推论,枣林庄是洪洞县域内具体的一个移民集中地,村前有大槐树作为明显标志。但此说至今未见佐证。而贺庄人已明确说明具体地点是“山西善后陆州洪洞县邑宁社八甲大槐树下”,这种假设似乎不能成立;另一种可能是,枣林庄是洪洞县以外一个移民集合地。

2、山东枣林庄。山东枣林庄是中国移民史专家葛剑雄、曹树基先生近年来实地调查考证中新发现的明初移民集散地之一。在当今山东兖州县城北七里之遥的安邱王府村,据明代石碑所载,该村原名枣林庄,明鲁王裔孙安邱王分封于此,始称安邱王府庄。该村位于兖州东部丘陵山区,地处兖州府城郊,正当济南各州县南下的交通要道,元末明初,未受战乱波及,人口较为稠密,具备了集中移民的基本要素。虽然在官方文献中未曾发现有关移民的记述,但在安徽濉溪县志中却发现了在明洪武年间和清初由山东迁民本县的记载,并标明占本县人口80%以上的“周、吴、郑、王、李、丁、梁七姓”均为山东移民。笔者近年来在从事姓氏、族谱研究中,也曾多次收到辽宁、吉林等地民众的咨询电、函,称其祖籍原系山东枣林庄,清初移民加强边疆,迁居关外,要求帮助查证山东枣林庄的确切位置和迁徙史实。这也可作为山东枣林庄为明清移民点的旁证。

3、河北枣林庄。翻查曾家湾周边的孙塘庄、孙家坨、柳林等十个村庄的《孙氏家谱》,大多自称源于山东枣林庄、或者山东中山枣林庄,孙塘庄和小北柳河的《孙氏家谱》记载更为详细,系永乐二年从“山东定州府中山县野雀窝镇撵兹庄村”迁至直隶遵化州丰润(今丰南)。经查明朝谈迁所著《国榷》一书,反复核兑定州(定县)在河北保定以南,原为中山国,并不属于山东管辖。在明朝属顺天府的真定府管辖,乃属河北之地,在今天的保定定州或者河北唐县境内。致于野鹊窝,人们就不难理解了。要么是村庄的名字,要么村头老树上有老鹳窝,年长日久,人们把当年来自何方都忘却了,但老鹳窝(老鸹窝,野鹊窝)却记忆犹新。所以老鹳窝,就成了寻根问祖的地方。中山国故地,因其在太行山以东,称之为山东,意思是“山之东、山的东边”,并非是指省份,后人曲解为山东省。

      相关史料记载,明朝燕王朱棣靖难兵起,亦称“燕王扫北”,北京至山东一路城郭尽皆毁灭,定州孑遗,尚能有几,犹可外拨乎?京畿要地,“靖难”之役后,人口锐减,编户稀少,土地荒芜,民生凋敝,急待恢复生产,休养生息。滦州、丰润之地,更是人口凋耗,旧有存者,十仅二三。为此,朱棣称帝后下旨移民,明史载:永乐二年九月,徙山西民万户实北平。盖彼时,奉旨拨民,设立总局,派官管理,定州立一总局,枣林庄为移民点,四处分发,而拨民皆外省远来之民。

丰南张仰民老先生曾有考证:“枣林庄是移民点,硬说山东不妥当。历史书上有记载,太行山东枣林庄,永乐二年都报到,领取执照散四方。移民文凭领到后,来到稻地安家乡”。这一说法有一定道理,史学界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综合分析以上三种观点,我觉得山西枣林庄说有些牵强,山东枣林庄说史料不足,河北枣林庄说史料充足且相互佐证,我本人持第三种观点。我们曾家湾孙氏家族的祖先是于明初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从浙江海盐县的某地出发,先集合到枣林庄(今河北定州),办好各种迁移手续后,来到今天的曾家湾安家落户的。

 

      绝大多数曾家湾人都称自己的祖先是来自山东枣林庄,但在清代的《孙氏家谱》中,却没有关于枣林庄哪怕是只言片语的记载,只说自己的祖先“来自西南”、“祖籍盐邑”、“海阳子孙”。枣林庄一说,只是口口相传。

      经查滦南、原唐海两县的地名志发现,滦南有21个村庄、唐海有22个村庄,都自称迁自枣林庄。丰南稻地、丰润一些乡镇等地也说来自枣林庄。虽未查全其他县区的地名志,肯定也会有迁自枣林庄的村落。这就让人产生疑问:几十个村庄,几十个姓氏,同时来自同一个枣林庄,似乎不太可能。

多年来有一句民谣在民间祖辈流传:“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来自晋西南广大地区,为什么只记得洪洞大槐树呢?这是因为,明初迁徙的移民,大多是穷苦百姓,迁徙之初,就没有文字记载。随着岁月流逝,几百年后,那些“移民”后裔,对于祖先在山西老家的具体地点,早已模糊不清,而对于祖辈相传作为移民集合点的洪洞大槐树,却记忆犹新。久而久之,“山西洪洞大槐树”就成了移民祖先的故乡。由此推断,“枣林庄”也只是一个重要的移民点,我们的祖先,是先到这里报到,之后再向北迁居。枣林庄到底是今天的什么地方?目前有三种说法:

1、山西枣林庄。据唐海、滦南地名志记载,只有滦南马城镇贺庄一个村是来自山西善后陆州洪洞县邑宁社八甲大槐树下。而有几十个村明确记载来自“山西陆州枣林庄”。其他移民村庄也只有“来自山西山后陆州”,而没有具体县村的记载。如果按此推论,枣林庄是洪洞县域内具体的一个移民集中地,村前有大槐树作为明显标志。但此说至今未见佐证。而贺庄人已明确说明具体地点是“山西善后陆州洪洞县邑宁社八甲大槐树下”,这种假设似乎不能成立;另一种可能是,枣林庄是洪洞县以外一个移民集合地。

2、山东枣林庄。山东枣林庄是中国移民史专家葛剑雄、曹树基先生近年来实地调查考证中新发现的明初移民集散地之一。在当今山东兖州县城北七里之遥的安邱王府村,据明代石碑所载,该村原名枣林庄,明鲁王裔孙安邱王分封于此,始称安邱王府庄。该村位于兖州东部丘陵山区,地处兖州府城郊,正当济南各州县南下的交通要道,元末明初,未受战乱波及,人口较为稠密,具备了集中移民的基本要素。虽然在官方文献中未曾发现有关移民的记述,但在安徽濉溪县志中却发现了在明洪武年间和清初由山东迁民本县的记载,并标明占本县人口80%以上的“周、吴、郑、王、李、丁、梁七姓”均为山东移民。笔者近年来在从事姓氏、族谱研究中,也曾多次收到辽宁、吉林等地民众的咨询电、函,称其祖籍原系山东枣林庄,清初移民加强边疆,迁居关外,要求帮助查证山东枣林庄的确切位置和迁徙史实。这也可作为山东枣林庄为明清移民点的旁证。

3、河北枣林庄。翻查曾家湾周边的孙塘庄、孙家坨、柳林等十个村庄的《孙氏家谱》,大多自称源于山东枣林庄、或者山东中山枣林庄,孙塘庄和小北柳河的《孙氏家谱》记载更为详细,系永乐二年从“山东定州府中山县野雀窝镇撵兹庄村”迁至直隶遵化州丰润(今丰南)。经查明朝谈迁所著《国榷》一书,反复核兑定州(定县)在河北保定以南,原为中山国,并不属于山东管辖。在明朝属顺天府的真定府管辖,乃属河北之地,在今天的保定定州或者河北唐县境内。致于野鹊窝,人们就不难理解了。要么是村庄的名字,要么村头老树上有老鹳窝,年长日久,人们把当年来自何方都忘却了,但老鹳窝(老鸹窝,野鹊窝)却记忆犹新。所以老鹳窝,就成了寻根问祖的地方。中山国故地,因其在太行山以东,称之为山东,意思是“山之东、山的东边”,并非是指省份,后人曲解为山东省。

      相关史料记载,明朝燕王朱棣靖难兵起,亦称“燕王扫北”,北京至山东一路城郭尽皆毁灭,定州孑遗,尚能有几,犹可外拨乎?京畿要地,“靖难”之役后,人口锐减,编户稀少,土地荒芜,民生凋敝,急待恢复生产,休养生息。滦州、丰润之地,更是人口凋耗,旧有存者,十仅二三。为此,朱棣称帝后下旨移民,明史载:永乐二年九月,徙山西民万户实北平。盖彼时,奉旨拨民,设立总局,派官管理,定州立一总局,枣林庄为移民点,四处分发,而拨民皆外省远来之民。

丰南张仰民老先生曾有考证:“枣林庄是移民点,硬说山东不妥当。历史书上有记载,太行山东枣林庄,永乐二年都报到,领取执照散四方。移民文凭领到后,来到稻地安家乡”。这一说法有一定道理,史学界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综合分析以上三种观点,我觉得山西枣林庄说有些牵强,山东枣林庄说史料不足,河北枣林庄说史料充足且相互佐证,我本人持第三种观点。我们曾家湾孙氏家族的祖先是于明初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从浙江海盐县的某地出发,先集合到枣林庄(今河北定州),办好各种迁移手续后,来到今天的曾家湾安家落户的。

绝大多数曾家湾人都称自己的祖先是来自山东枣林庄,但在清代的《孙氏家谱》中,却没有关于枣林庄哪怕是只言片语的记载,只说自己的祖先“来自西南”、“祖籍盐邑”、“海阳子孙”。枣林庄一说,只是口口相传。

      经查滦南、原唐海两县的地名志发现,滦南有21个村庄、唐海有22个村庄,都自称迁自枣林庄。丰南稻地、丰润一些乡镇等地也说来自枣林庄。虽未查全其他县区的地名志,肯定也会有迁自枣林庄的村落。这就让人产生疑问:几十个村庄,几十个姓氏,同时来自同一个枣林庄,似乎不太可能。

      多年来有一句民谣在民间祖辈流传:“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来自晋西南广大地区,为什么只记得洪洞大槐树呢?这是因为,明初迁徙的移民,大多是穷苦百姓,迁徙之初,就没有文字记载。随着岁月流逝,几百年后,那些“移民”后裔,对于祖先在山西老家的具体地点,早已模糊不清,而对于祖辈相传作为移民集合点的洪洞大槐树,却记忆犹新。久而久之,“山西洪洞大槐树”就成了移民祖先的故乡。由此推断,“枣林庄”也只是一个重要的移民点,我们的祖先,是先到这里报到,之后再向北迁居。枣林庄到底是今天的什么地方?目前有三种说法:

1、山西枣林庄。据唐海、滦南地名志记载,只有滦南马城镇贺庄一个村是来自山西善后陆州洪洞县邑宁社八甲大槐树下。而有几十个村明确记载来自“山西陆州枣林庄”。其他移民村庄也只有“来自山西山后陆州”,而没有具体县村的记载。如果按此推论,枣林庄是洪洞县域内具体的一个移民集中地,村前有大槐树作为明显标志。但此说至今未见佐证。而贺庄人已明确说明具体地点是“山西善后陆州洪洞县邑宁社八甲大槐树下”,这种假设似乎不能成立;另一种可能是,枣林庄是洪洞县以外一个移民集合地。

2、山东枣林庄。山东枣林庄是中国移民史专家葛剑雄、曹树基先生近年来实地调查考证中新发现的明初移民集散地之一。在当今山东兖州县城北七里之遥的安邱王府村,据明代石碑所载,该村原名枣林庄,明鲁王裔孙安邱王分封于此,始称安邱王府庄。该村位于兖州东部丘陵山区,地处兖州府城郊,正当济南各州县南下的交通要道,元末明初,未受战乱波及,人口较为稠密,具备了集中移民的基本要素。虽然在官方文献中未曾发现有关移民的记述,但在安徽濉溪县志中却发现了在明洪武年间和清初由山东迁民本县的记载,并标明占本县人口80%以上的“周、吴、郑、王、李、丁、梁七姓”均为山东移民。笔者近年来在从事姓氏、族谱研究中,也曾多次收到辽宁、吉林等地民众的咨询电、函,称其祖籍原系山东枣林庄,清初移民加强边疆,迁居关外,要求帮助查证山东枣林庄的确切位置和迁徙史实。这也可作为山东枣林庄为明清移民点的旁证。

3、河北枣林庄。翻查曾家湾周边的孙塘庄、孙家坨、柳林等十个村庄的《孙氏家谱》,大多自称源于山东枣林庄、或者山东中山枣林庄,孙塘庄和小北柳河的《孙氏家谱》记载更为详细,系永乐二年从“山东定州府中山县野雀窝镇撵兹庄村”迁至直隶遵化州丰润(今丰南)。经查明朝谈迁所著《国榷》一书,反复核兑定州(定县)在河北保定以南,原为中山国,并不属于山东管辖。在明朝属顺天府的真定府管辖,乃属河北之地,在今天的保定定州或者河北唐县境内。致于野鹊窝,人们就不难理解了。要么是村庄的名字,要么村头老树上有老鹳窝,年长日久,人们把当年来自何方都忘却了,但老鹳窝(老鸹窝,野鹊窝)却记忆犹新。所以老鹳窝,就成了寻根问祖的地方。中山国故地,因其在太行山以东,称之为山东,意思是“山之东、山的东边”,并非是指省份,后人曲解为山东省。

相关史料记载,明朝燕王朱棣靖难兵起,亦称“燕王扫北”,北京至山东一路城郭尽皆毁灭,定州孑遗,尚能有几,犹可外拨乎?京畿要地,“靖难”之役后,人口锐减,编户稀少,土地荒芜,民生凋敝,急待恢复生产,休养生息。滦州、丰润之地,更是人口凋耗,旧有存者,十仅二三。为此,朱棣称帝后下旨移民,明史载:永乐二年九月,徙山西民万户实北平。盖彼时,奉旨拨民,设立总局,派官管理,定州立一总局,枣林庄为移民点,四处分发,而拨民皆外省远来之民。

丰南张仰民老先生曾有考证:“枣林庄是移民点,硬说山东不妥当。历史书上有记载,太行山东枣林庄,永乐二年都报到,领取执照散四方。移民文凭领到后,来到稻地安家乡”。这一说法有一定道理,史学界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综合分析以上三种观点,我觉得山西枣林庄说有些牵强,山东枣林庄说史料不足,河北枣林庄说史料充足且相互佐证,我本人持第三种观点。我们曾家湾孙氏家族的祖先是于明初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从浙江海盐县的某地出发,先集合到枣林庄(今河北定州),办好各种迁移手续后,来到今天的曾家湾安家落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