阊门寻根一:历史疑云笼罩阊门六百年

600多年前,刚刚建国的大明王朝,为何要发起大规模的移民,将江南数十万百姓强制迁往江北?而苏州阊门,何以成为来自苏松杭嘉湖五府的移民后裔们心目中共同的“根”?

    600多年前,刚刚建国的大明王朝,为何要发起大规模的移民,将江南数十万百姓强制迁往江北?而苏州阊门,何以成为来自苏松杭嘉湖五府的移民后裔们心目中共同的“根”?江南移民和他们的后裔们,又如何在饱经战火满目疮痍的江淮平原上立稳脚跟、开枝散叶?600多年间,他们对当地的经济文化作出了怎样的贡献?今天起,“阊门寻根记”系列报道将陆续与读者见面。跟随晚报的“发现之旅”,一起去探索迷失的历史真相。


  在扬州、泰州、淮安、盐城等地区,几乎所有的当地人都会把睡觉叫作“上苏州”或“上虎丘”。


  同样,在这些地方大概有70%以上的居民,自称祖先在元末明初来自苏州阊门,他们之所以把睡觉叫作“上苏州”,是因为希望能梦回故土。


  为什么江淮地区上千万人异口同声地说自己的“根”在苏州,而且精确到了一座城门?


  在《明实录》和《明史》等官方资料中,没有找到确切答案。


  历史的疑云,就这样在阊门的上空笼罩了600多年;阊门,承载着太多太多的乡愁。


  迷雾重重的“洪武赶散”


  曹树基教授,中国移民史权威学者、上海交大历史系主任。


  1980年代,曹树基研究长江中下游地区移民史,他在苏北地区的10个县范围内展开了调查,结果让他吃惊:大丰发现的18种族谱中,有14种明确记载祖先于元末明初从苏州阊门迁入;宝应的“朱刘乔王”四大望族,皆自称是明初从苏州迁入的;民国《泗阳县志》记载,县内的席、唐、吴、朱四族,明初分别从苏州的东洞庭山、昆山、吴县枫桥等地迁入……“在纵横数百公里的范围内,大批的苏北人异口同声地说祖先来自苏州,这决不可能是集体臆想造假,我们可以推定,这些移民们即使不全是来自苏州,那至少也是来自苏州周边的江南地区,”曹树基说。


  那么,为什么在元末明初,会有大批的江南百姓迁往江北?


  苏北民间流传着各种神秘的说法——


  有的说,当时江南有一种大马蜂(影射朱元璋,传说中他是麻子)蜇人,人被蜇即死,只有逃到江北才能避灾;有的说,明初在苏州阊门一带突然出现很多红头苍蝇,见人就叮,叮了就死,百姓纷纷逃往江北避难。有描述移民行进途中情景的,如说船行至江中,有江猪(谐“朱”)要吃人,常常将船掀翻,多亏船神保佑才顺利渡江,但江猪不死心,就在北岸挖掘,导致长江北岸的江堤经常坍塌。还有说移民后裔的两脚小趾甲有破痕或是灰趾甲等……


  民间对明初这次大规模迁徙事件的称谓,通常是“洪武赶散”,或者“红巾赶散”,二者都和明太祖朱元璋有着直接联系:“洪武”是其年号;而“红巾”,则是他起兵反元的武装旗号。


  但是,无论哪种说法,都没有对这场大规模移民的起因作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在官方史料中,学者们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起因:朱元璋报复张士诚?


  学者们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场官方组织的移民,而且是由皇帝直接下令进行的,“赶散”一词,则说明了移民的强制性。


  民国《续修盐城县志》卷十四引凌兰孙《凌氏谱》:“元末,张士诚据有吴门,明主百计不能下,及士诚兵败身虏,明主积怒,遂驱逐苏民实淮扬两郡。 ”这一说法认为,朱元璋是为了报复张士诚,而对苏州百姓实施了惩罚性移民。


  “朱元璋真的仇视苏州百姓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有可能。 ”长期研究“洪武赶散”的扬州学者黄继林介绍,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张士诚在泰州聚众反元,后来,其势力发展到了江南,将大本营设在了苏州。至正二十三年,张士诚自立为吴王。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九月,在被徐达、常遇春围攻十个月后,张士诚兵败被俘押送至应天(今南京),自缢而死。


  在割据苏州的12年内,张士诚先后实施过减少田赋、奖励蚕桑、兴修水利、疏浚白茆江等措施,苏州百姓对其感恩戴德。以致在大军围城时,张士诚得到了百姓全力支持,使得一座孤城能苦苦支撑十个月。而明朝建国后,苏州百姓仍时常怀念张士诚,谈论张士诚——“讲张”一词由此而来。“朱元璋对此十分忌讳,所以,不排除他对苏州百姓采取惩罚性的移民措施。 ”


  然而,宏才大略的朱元璋,仅仅因为要惩罚拥戴张士诚的苏州百姓,就实施如此大规模的移民行动吗?曹树基认为,朱元璋下令移民,更多的是从巩固统治、发展经济等目的出发的。“元末明初,江南曾有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人沈万三,”曹树基介绍说,洪武三年,沈万三输粮京师,得到明太祖亲自召见,故名噪一时。修建南京城,他也承担了三分之一的工程款。后来,他要求出钱犒赏军队,这终于惹恼了明太祖:“匹夫犒天子之军,此乱民也,宜诛之。 ”经马皇后说情,沈万三免除了死罪,被发配云南。


  沈万三只是江南豪强势力的一个代表,在京城附近,有这样一批拥有巨额财富的家族,明太祖焉能安榻?于是,他下令将大批的江南富民移往南京和他的老家凤阳,以瓦解地方豪强的势力。


  再让我们来看看明初的淮扬二府。朱元璋攻下扬州城时,“居民仅余十八家”,局势平定后,城中土著居民也仅回升到“四十余户而已”;淮安“仅存槐树李、梅花刘、麦盒王、节孝徐等七家”……


  从宋金对峙,到宋元对峙,到红巾起义,再到朱元璋与张士诚争霸,200多年间,惨烈的战争使江淮地区人口大量减少,经济文化趋于“归零”。所以,大明王朝的第一要务,就是尽快恢复生产。江南地区由于经济较其它地区发达,人口也较其它地区稠密,明王朝自然要把这里的居民迁往邻近人烟稀少的江淮地区。


  移民们迁到江北后,大致主要分布在京杭运河以西、范公堤以东、淮河以南的范围内。


  移民后裔心中的“根”


  为什么现在苏北的人们都说自己的祖先来自阊门?明朝初年的阊门真的有那么多人口?


  曹树基和黄继林推算,明初从江南迁往江北的人口,大约有40多万,“这么多移民不可能全是苏州人,更不可能都是阊门人。”两位学者认为,这些移民,应该来自苏州以及周边的松江、嘉兴、湖州和杭州。


  黄继林说,阊门邻近京杭运河,是古代江南最重要的码头之一,在以水路交通为主的古代,从江南去江北,阊门无疑是非常理想的出发地点。而这样由官方组织、发放凭照川资、大规模的人口迁徙,组织者自然先要集中被迁之民,登记造册,编排队伍。由于阊门所处的交通位置优越,官方也就应该很自然地在阊门附近设立专门机构,办理有关移民的一切公务。而阊门外有寒山寺等几座大寺院,有条件和可能接待并临时安置来自苏松杭嘉湖五府众多的被迁之民,阊门一带也就很自然地成为移民的集中地。


  “对于背井离乡的移民们而言,阊门是他们在江南的最后一站,这样,这座城门就成了故乡的象征,寄托乡愁的载体。 ”


  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认为,江南移民后裔都说自己祖籍阊门,这一说法“半真半假”,因为阊门的名气极大,很多不知祖籍何处的移民后裔们,便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集体附会“祖籍阊门”。


  “不管怎么说,苏州阊门已经成为江南移民后裔心目中的‘根’,这充分彰显了苏州文化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力,”葛剑雄说。


  (责编:苏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