阊门寻根五:先人牌位中隐藏着600多年前的家族秘密

姜堰市城北村村民吴元大正在酝酿着一个惊人的计划:带领全村吴氏家族的600多人,集体改姓张! “这将牵涉到公安、社保、工商、税务、房产等等众多部门,难度可想而知,但我们一定要去尝试一下,”吴元大说。

吴元大的容貌神情,与张士诚十分相似 

牌位夹层记载着“生姓吴,死姓张”

“生姓吴,死姓张”的家族世系图 

吴元大收藏的家族档案文书 

吴元大请出祖宗牌位 


    姜堰市城北村村民吴元大正在酝酿着一个惊人的计划:带领全村吴氏家族的600多人,集体改姓张! “这将牵涉到公安、社保、工商、税务、房产等等众多部门,难度可想而知,但我们一定要去尝试一下,”吴元大说。

    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源自吴氏家族的一块先人牌位,牌位中隐藏着一个已经世代相传了600余年、和苏州有着莫大联系的秘密——城北村的吴氏家族,极有可能是吴王张士诚的后裔,张士诚兵败后,其后代逃出苏州流落苏北民间,从此隐姓埋名,并立下“生姓吴,死姓张,有朝一日认祖归宗”的祖训。

    牌位之秘

    吴元大是个私营印刷厂的老板,得知苏州“老家”有人来访,正在外面谈业务的他急匆匆地骑摩托车赶回来。

    他从东厢房小心翼翼地双手捧出一块牌位,端正地摆在堂屋香案的中央,点上三炷香插在香炉里,恭恭敬敬地朝牌位三鞠躬。“请木主,是件很庄重的事情,”吴元大一脸虔诚。

    “请木主”的仪式完成之后,吴元大将牌位从香案“请”到八仙桌上,开始详细地解说其中的秘密——

    “那还是我读初中的时候,”吴元大说,当时自己的祖父在常州生活,但每年除夕,老人家必定要回姜堰老家祭祖,“有一次,我在请木主时,无意中发现上面写的名字叫张广文,我就觉得很奇怪:我们家姓吴,怎么会有个姓张的祖先? ”

    祖父很严肃地告诉吴元大,这位姓张的,的确是家里的祖先,而且,村里的吴氏家族的人,死了以后写在牌位上的名字都改姓张。

    为什么要“生姓吴死姓张”?答案就藏在这块牌位里面。牌位其实有三层,在正面和背面之间,夹着一块薄薄的木板,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

    “凡木有本,水有源,人之谱系亦当返归本源。吾辈九世孙调查吴氏源流支派,实系世居海陵(注:泰州古称)东,张氏所出……由姑苏城立我始祖张士诚,□大明朱元璋得帝,与张征战以来,厥后迁移淮城之西,寄居外舅吴氏家,埋名改姓吴……今而后,知先主箕裘勿莫,使子孙纪念不忘,享千秋之俎豆,宴二社之鸡豚。自兹之后,凡我同姓,生姓吴死姓张……”

    吴元大说,自那以后,他就对自己家族的来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发现家族中的所有先人都是“生姓吴死姓张”的,“木主夹层上这段文字中的'九世孙’,指的是张士诚的九世孙,这段文字,是这位先人在康熙五年写下来,从此就世代流传下来了。 ”

    这块牌位是吴氏家族中现存的唯一的一块,“文革期间'破四旧’时,村里其他的祖宗牌位等都被当成'封建残余’给烧了,我们家的这块牌位是我拼了命保护下来的。 ”牌位上的人是吴元大的曾祖父,“破四旧”时,他用油纸将牌位包好,悄悄地埋在院子里,每年除夕祭祖时再挖出来,祭祀仪式完成后再埋进地下,一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这块牌位才重见天日。

    身世之惑

    吴氏家族的九世祖给子孙后代立下了遗训:“自兹之后,凡我同姓,生姓吴死姓张,故作此以志之,原志者改正再立谱系与宗祠,予等有厚望焉。 ”

    吴元大认为自己肩负着实现祖训的重任,“我今年已经61岁了,实事求是地说,如果我们这代人不去做,恐怕要实现认祖归宗就很难了。 ”

    多年来,吴元大一直 在搜集有关张士诚的资料,盼望有朝一日解开身世之谜,认祖归宗再立谱系。在文化部门的支持下,他从泰州图书馆一类文物保护书籍《吴王张士诚载记》1至5卷中,找到了许多珍贵的文物资料、碑文与实物图片。此外,所有研究张士诚或者与张士诚有关的书籍、资料,只要能收集到的,他都收集了;从清朝到现代,家族中各种记载分家析产、过继子嗣等档案文件,他也收集了很多;张士诚在苏州称吴王期间发行的制钱,全套五枚他收藏了其中的四枚……“不谦虚地说,我也成了研究张士诚的土专家了。 ”

    姜堰文物工作者窦亚平也多次到吴元大家中进行实地走访,通过对部分居民的调查,发现这里居民超度祭祀时,在商告(亦称申文,民俗中的一种公文)上确有生姓吴死姓张的表述。

    但是,吴元大的祖宗牌位及家谱是唯一可探寻其身世的证据,而从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吴王张士诚在苏州城战败被俘到今天已有644年,而其家谱最多只能推算到康熙五年(1666年),即其九世祖立下“认祖归宗”遗训的那一年。

    从元至正二十七年至清康熙五年近300年时间内,张士诚后代如何流落到姜堰城北村的?居住在这里的100多户居民为何改姓吴?这些问题却一直难以破解。

    改姓之谜

    泰州市谱牒学研究者张培元,研究张士诚谱牒及其家族史已有多年。认真察看分析了吴元大的家谱及祖宗牌位后,张培元说:“徐达、常遇春围攻苏州城时,张士诚看到形势不利,令其堂兄张士俊(又名张士骏)带着其一个儿子与其四弟张士信逃到兴化一带。张士俊等人逃到兴化后居住在西门仓巷及西水关涛沙巷一带,同时,秘密地在南观营(今兴化昭阳镇水产村)练兵,准备东山再起。后来,看到朱元璋江山日益巩固,这些张士诚的后裔及部分将领就逐步离散,部分做起了瓦工;部分则隐姓埋名,流落江湖,姜堰城北村的吴氏祖先有可能就是那时迁移过去的。还有一种可能:张士诚兵败被俘后,其两名幼子流落民间,吴氏祖先也可能是这一支张士诚后裔。 ”

    张培元认为,吴氏家族若为张士诚后代,其改姓后姓吴有两种可能。其一,吴氏家族的祖宗牌位上记载:张士诚的后人迁移淮城之西,寄居外舅吴氏家,埋名改姓。张士诚可能有一个妃子姓吴,他的后裔最后逃到外舅家,为隐姓埋名,故改姓吴。关于这一点,吴元大自己说,这个姓吴的“外舅”家族,其实是高邮人,清朝的平西王吴三桂也是属于这个家族的。

    另一种可能是:张士诚原称吴王,其后裔为了纪念他又避免被追杀,故改为吴姓。

    张培元说,张士诚出生在泰州地区,也是在这里揭竿而起、发展壮大的,张士诚落败后,其后裔很有可能随明洪武初年的移民大潮逃到老家,为避人耳目,有的行走江湖,有的则隐姓埋名,从而会形成很多散落的家族分支,吴氏家族也许就是其中的一支。他认为,吴氏家族源自张士诚的可信度较高,因为在“成王败寇”的封建王朝,张士诚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人物,明朝政府曾到处追杀其后人,吴氏家族没有必要弄虚作假,在神圣的祖宗牌位上注明是张士诚的后裔,更没必要“生姓吴死姓张”。

    吴元大家的堂屋中,挂着一幅张士诚的画像,每天他都会向这位自己心目中的先祖敬香。最近几年他多次给姜堰市政府写信,建议成立张士诚纪念馆,“现在,我们吴氏家族的100多个家庭的600多人,都迫切期待着改姓张,重新建立族谱,认祖归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