阊门寻根六:姜堰状元村苏州移民后裔刘氏家族

“苏州老家来人了! ”在姜堰市桥头镇状元村,苏州阊门,仍被村民们当作老家——尽管,他们的祖先在600年前就离开了苏州,但到现在,这里人们仍把睡觉做梦叫做“上苏州”。

刘荣庆当年使用的青龙偃月刀 高戬摄


    “苏州老家来人了! ”在姜堰市桥头镇状元村,苏州阊门,仍被村民们当作老家——尽管,他们的祖先在600年前就离开了苏州,但到现在,这里人们仍把睡觉做梦叫做“上苏州”。

    状元村,顾名思义,这里曾经出过状元,但苏州的“老家人”也许并不知道,他们的“远亲”们在这片土地上曾是怎样的显赫:在一个姓刘的家族里,曾经出过5个将军,其中弟兄二人同为武状元! 《履园丛话》曾评:“泰州刘荣庆、刘国庆同胞兄弟为武状元,古今未闻,亦为熙朝盛事。 ”

    弓马世家始于“靖难之役”

    72岁的刘兆刚,曾任姜堰市文管办主任,刘氏家族从苏州迁往泰州后第25代孙。

    “我们刘氏家族有两副对联,一副贴在刘公祠门口:一门五都督,三科两状元,”刘兆刚说,另一副贴在自己家的大门口“五百年衣冠旧第,十七世弓马名家”,小时候,祖父教自己认字,就是从对联上的“五百”和“十七”开始的。

    “都督、弓马、状元,这三个词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我们刘氏家族的祖上都出了些什么人?家族是从哪来的?爷爷说,我们刘氏家族是从苏州迁来的,世代习武,出了五位将军和两个武状元! ”

    姜堰地处苏中水乡腹地,物阜民丰,民众多世代耕读,并不剽悍尚武,为何唯独刘氏家族成为“弓马世家”?

    1989年,刘兆刚在博物馆看到自己家族的族谱,发现姜堰刘氏家族的始祖刘福春,原本世居苏州。《刘氏家乘》记载:刘福春字延泽,为明朝开国名相刘基之后,“吴陵姜堰初无刘氏,其有刘氏自延泽公始也……公为人伉直,笃于孝友,在苏州尝置田万亩,收恤(收容、救济)余党,以其实赒(接济)亲友,润贫乏,故乡里人推重有范氏(范仲淹)风……”

    “延泽公曾任苏州指挥副使(相当于现在的军分区副司令),为明惠帝朱允炆的旧臣,”刘兆刚介绍,朱允炆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长孙,太子朱标之子,朱标尚未即位就死去了,朱元璋遂立朱允炆为储君,引起了自己的四子燕王朱棣的不满;而朱允炆即位后,立即开展大规模的削藩行动,意欲夺取诸王的兵权,燕王朱棣担心自己遭遇不测,遂于建文元年七月起兵造反,号称“靖难”。建文四年四月,燕兵克南京,朱允炆于战乱中失踪,朱棣遂即皇帝位,改元永乐,是为明成祖。

    “明成祖大肆诛杀建文帝旧臣,延泽公曾为建文帝效命,自忖不容于新君,于是举家渡江,迁往泰州避难。 ”

    刘氏家族迁到泰州后,定居在现姜堰城西北的刘家埭。此后,又有分支迁往刘家埭西北角的雁子墩;百年之后,又有族人迁往雁子墩西约一里之外的孙家庄。

    兄弟俊彦流芳二百余载

    始祖身为武将,尚武的基因也传给了后世。“刘氏家族到了第十二代,出了一位刘凯歌,官至武显将军,他生了4个儿子,大状元,二举人,三状元,四贡生! ”

    大状元刘荣庆,字崇弼,生于清乾隆二十七年,刘凯歌长子,刘庚飏嗣子。乾隆四十二年入武庠,乾隆四十四年中武举,乾隆四十九年殿试一甲第一名。据记载,刘荣庆在殿试时,将一块重300斤的大石放在膝盖上,写下了“天子万年”四个大字,脸不改色气不喘。乾隆皇帝称赞道“文武天资,宜其大魁天下也”。

    科举夺魁后,刘荣庆被授予殿前头等侍卫;嘉庆四年六月,升广州协副将,九月,擢江西南瑞镇总兵;嘉庆十年,授九江镇总兵;嘉庆十六年,授直隶宣化镇总兵;嘉庆十八年,授山东兖州镇总兵;嘉庆二十二年,调任山西太原镇总兵,旋调大同镇总兵;道光二年,升授贵州提督;道光七年,调广东陆路提督。

    道光十二年,广东爆发瑶民起义,刘荣庆主张安抚,而两广总督李鸿宾主张清剿,后清军大营遭瑶民偷袭损失惨重,李鸿宾竟将责任全部推卸到刘荣庆头上,上奏朝廷称“刘荣庆不娴战阵,且年将七十,两耳重听,近又染瘴,以此年老无能岂复能胜专阃重任”。此时的刘荣庆,已到了“廉颇老矣”的境地,不久他就被解除职务,回京待罪,同年十二月,被谪戍新疆伊犁。

    道光十四年,刘荣庆得到平反,获释回到故乡,道光二十二年辞世,享年81岁。

    三状元刘国庆,字沐园,生于乾隆三十四年。相传刘荣庆中了武状元之后捷报传到泰州,乡里竞相到刘家祝贺,一老者看见刘国庆若有所思,便随口说道:“你文韬武略也不错,将来一定也能考中武科,做个武进士。 ”不料刘国庆听到老先生的恭维后很不以为然,说:“大丈夫应考,要得中,必当高中榜首! ”

    乾隆五十一年,刘国庆以第八名中武举;乾隆五十四年,会试、殿试连中两元,授殿前头等侍卫;嘉庆元年,擢福建邵武城守营参将;嘉庆五年,升任浙江乍浦营副将;嘉庆十九年,钦命贵州安义镇总兵;道光元年,调任山西大同镇挂印总兵;道光八年,记名以提督用。道光十三年,因长兄冤案,刘国庆忧愤卒于大同官署,享年65岁,后归葬泰州故里。“在中国历史上,兄弟二人同为武状元,而且只相隔一科,这是绝无仅有的! ”刘兆刚自豪地介绍,自己的这两位先祖,为刘氏家族赢得了无上的光荣:刘荣庆、刘国庆兄弟曾多次被皇帝召见;刘荣庆的曾祖父母、祖父母、嗣父母、本生父母,都被诰命赠将军和一品夫人的头衔;刘国庆的父母被诰命赠都尉、淑人,兄嫂诰命封将军、夫人。

    刘氏家族中,除了这两位状元郎,还出了武传胪 (仅次于状元、榜眼、探花,殿试二甲第一名)刘梦金,武进士刘惟馨,以及不胜枚举的武举人、武秀才,但“既生瑜何生亮”,他们只能被两位状元的炫目的光环所遮掩。

    状元故里期待重振门庭

    状元村的村口,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刘状元府址遗迹”。2000年区划调整时,刘氏状元兄弟的故里孙家庄以及附近的两个村合并为“状元村”。“苏州来的?寻访阊门移民后代?咱们祖宗就是阊门来的。 ”村民们见到“阊门寻根”采访组,有些惊诧,随即又自豪地说:“咱们苏州老家出文状元,迁到泰州又出武状元,文武全才! ”

    刘兆刚把我们带到一个破旧的大院落前:“这里就是刘状元的府第。 ”历经数百年的风雨沧桑,当年的状元府已风光不再。大门门楼上的铁皮招牌锈蚀不堪,依稀可以看出“泰县孙庄粮站”的字样。状元府昔日五进十厢的高大房屋早已不知去向,但刘兆刚依然像走进自己家那样轻车熟路。

    村子里一条东西向的小路,被当地人称作“马路”。“这可是真正的马路,当年两位状元郎就是在这条路上练习跑马射箭的,两位状元郎马如疾风,弓如满月,箭若流星……”刘兆刚说着做了一个弯弓射雕的架势,仿佛先祖们剽悍勇武的血液,正在自己周身的血管里沸腾。“马路”的西头有一个水塘,人称“饮马汪”,相传为状元郎饮马之处。村上的老人们讲了一个神话般的传说:刘荣庆考中武状元后衣锦还乡,一日家中大宴宾客,席间,有人指着饮马汪中的一个碌碡说:状元公,能否为我们露一手,从水中取出碌碡,做到鞋不潮、衣不湿?刘荣庆提刀跃马来到水塘边,但见他将大刀舞成一道光圈,塘里的水哗哗地向两边排开,露出碌碡,刘荣庆运起神力,刀尖挑起碌碡,呼地一声,数百斤重的碌碡就飞到了厅堂前!

    在状元村的村委会,至今仍保存着状元府门前的一对石鼓,和两位状元当年用过的练功石。这块石头方方正正,高68厘米、宽34厘米、厚26厘米,两侧刻有凹槽供双手掇石用,正面刻着“官制丁卯科头号三百觔(斤)”,村里的两个成年男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将此石挪动了数尺。姜堰市博物馆里,也保存着刘荣庆用过的大刀,此刀柄已不存,但仅刀头就重约六七十斤,刘荣庆当年能挥舞此刀冲锋陷阵,其膂力之强可想而知。

    刘兆刚介绍,姜堰市近年来大力发展苏北水乡生态文化游,地方政府正规划将状元村纳入旅游线路,“这条线路搞成之后,不仅能刺激村里经济发展,更能让刘氏家族的名声传得更远。 ”

    每年的溱潼会船节,会船的队伍中,来自桥头镇的贡船船头会立着身着状元袍、威风凛凛的“刘氏兄弟”。贡船领着船队一路驶来,船上“战将”如云,帆樯林立,那场面,俨然古代水师出征。《刘氏家乘》中记载:“延泽公于伯仲行居次,长房福成公仍居苏州……”“姜堰刘氏始祖延泽公是老二,老大福成公的后人会不会还在苏州?如果能找到他们,续上家谱,那该多好啊!”刘兆刚说。